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中超资讯 > 文章 当前位置: 中超资讯 > 文章

河南球迷跪悼因极度悲伤无法控制 对胡葆森唯感谢

时间:2021-01-1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  稿件来源:足球报

  记者鲁蜜报道 去年12月31日,建业俱乐部发公告,称拟更名为“洛阳龙门”,新年的钟声敲响,带给广大河南球迷的却是一阵心碎的感觉。

  元旦假期三天,河南球迷用自己的方式在告别“河南建业”,表达对“洛阳龙门”的不满——1月1日那天,不少球迷自发前往航海体育场门口,有的落泪,有的举着横幅,一张球迷跪地拜别“建业”的照片传遍全网。不少深有同感的建业球迷对这个球迷的跪地行为表示理解,也有评论称,这是在给俱乐部以及胡葆森董事长施压。

  不久之前,俱乐部改名一事迎来了转机,本报了解到,新的俱乐部名称将不叫“洛阳龙门”,而是将保留“河南”二字,为了最大程度地照顾河南球迷的感受,俱乐部已经跟有关部门商讨并向中国足协提起申请,延缓审核新俱乐部名称。

  虽然“河南”得以保留,但陪伴了球迷们20多年的“建业”二字,已经在这个冬天告别历史舞台了。记者联系到了在元旦那天跪地拜别建业的那名球迷,他叫铭阳(按照他的要求,文章用了化名,除下图外,本文配图均为资料图),他将自己的行为称为“跪悼”,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二十多年来和建业足球的故事,讲了这段时间以来的心路历程以及那一天的经历。

  ◆《足球》:那一天是元旦假期,是跟家人团聚的日子,为什么会想去到航海球场?为什么做出这个举动?当时你哭了吗?

  铭阳:当时我知道要改名的这个消息之后,心情很沉重,河南建业是真的要没有了。我看建业比赛已经24年了,建业也陪伴了我24年。那天去了航海体育场,想和自己的老朋友告别,到了体育场门口之后,触景生情,心情极度悲伤,泪流满面,可以说伤心到极点,当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了。感觉一个跟自己24年来形影不离的老朋友已经不在了,想抓住他、挽留他,已经抓不住了。

  航海体育场对我来讲是一个圣地,我以前晚上也会去球场附近散步,在休息的时候也会那儿转转圈,以前到那儿心情很好,现在反差太大了。当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身体,无意做出了个这样一个“跪悼”的动作。我把它称之为“跪悼”,这个举动是跪拜我的信仰,然后悼念陪伴我这么多年的一个老朋友。我没有其他的目的,只是为了表达我的个人情感。

  ◆后来发现有人拍到了你下跪的镜头后,是否会担心外界对你有误解?毕竟也有人觉得你是在用这样的方式给建业和胡葆森施压。

  我其实从各个平台看到了一些评论,大多数球迷能够感同身受,但也有一些不理解的。从我个人来讲,我这个行为是没有目的的,是发自我的内心,我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悼念我的老友。当然,有一些不同的声音也是正常的,毕竟他们不知道我的初衷及我与建业的故事。大家都想俱乐部保留名字,但现实无可奈何,面对这种悲伤的情况,每个人的表达方式不同。

  ◆当时建业的公告发出的时候,你在做什么?

  2020年最后一天,俱乐部发出公告的时候我还在工作。我是一个火车司机,有严格的工作环境,无法随时查看手机,那天工作完下班已经是1月1日凌晨了。下班之后,才看到有球迷跟我说这个消息,我在想新年伊始,新的一年钟声才刚刚敲响,脑子里嗡地一下,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,世界仿佛都安静了。虽然建业改名的事情在我心里已经早有准备了,但是真的到来的时候,心里还是觉得难以接受。

  ◆知道这个事情之后有告知父母吗?听说你的父母也是建业球迷。

  那天我回到家失声痛哭,就把事情跟父母说了,我父亲今年61岁,母亲59岁,他们都是二十多年建业球迷,我父亲表示很不理解为什么“建业”就这么要改掉,母亲当时是直接就哭了。

  ◆身边的朋友能理解你的举动吗?家人能理解吗?

  我父母是完全理解我的,他们都是建业球迷,常年都看建业比赛。我母亲知道我跪悼的事情后,也很理解,包括我所在球迷协会的会员和关系很好的球迷,他们也是流着泪在接受这件事情,也理解我的举动。

  ◆俱乐部名字更改之后,会不会影响你对俱乐部的感情?

  其实我是因为叫了20多年的“河南建业”没有了,我感到极为伤心,也不是改名为洛阳龙门而伤心。说到洛阳龙门,其实我当时知道最终名字还没有确定,想着再等等看,最后官方发布的名字叫什么。其实以后不管叫什么,只要是河南的足球我都支持,我还是会去看球队比赛的。

  ◆《足球》:事后在朋友圈,你说是去告别了老朋友,你是怎么和这位“老朋友”认识的?初识建业你多大?

  铭阳:我父母早年就一直是建业的球迷,我们一家人一起看建业的比赛,也都为了这份热爱付出过很多。我第一场比赛,是父亲带我看的,我记得那是1996年的时候,那时候我才7岁,到现在已经看了24年建业的比赛了。我记得当时我们家离建业的主场只有五分钟的步行时间,当年职业足球初始阶段,建业的球市非常火爆。我那时候还小,还不知道真正的足球是什么,只知道我们家乡有一支职业足球队,是一支刚诞生的球队。就因为这场比赛被足球的魅力所吸引,从此之后成为了一名足球迷、建业球迷。24年来,从热爱建业到追随建业再到信仰建业,无论中超、中甲(甲B)还是乙级联赛,都赤胆忠心,不弃不离。

  ◆建业足球哪一点能让你这么长时间喜欢和相伴?

  建业足球的精神一直伴随着我,我那天(1月1日)发朋友圈也说了,我在生活中遇到困难的时候,建业精神能在意志上给我强大的支撑,给我加油鼓气。为什么能一直相伴?首先,我是建业球迷,建业是我的信仰;第二,建业26年来走过无数艰辛和风雨,几度升降级,也在其间遇到过一些不公平的对待,一路走到今天特别不容易,它代表着一种顽强的、拼搏的、大气的、执着的精神;第三,胡葆森董事长作为河南一个普通的民营企业老板,他一直坚持着搞足球,无论多困难也始终扛着河南足球的大旗。现在想想,这些年来好多民企俱乐部都干不下去了,或者正在求转让,甚至有些国企俱乐部也到了咬牙坚持不下去的地步,而建业始终坚守着河南足球。这种精神,能让我在最困难的时候看到希望,感到乐观。

  ◆你是否会因为建业球迷身份而感到骄傲呢?

  我这么多年以来,一直以建业球迷这个身份为傲。我会经常跟周围的朋友讲讲建业的文化和建业足球的精神,跟他们说这么多年来建业足球的故事。其实一开始大家会不理解,毕竟我也不是建业的员工,建业也不给我一分钱和任何好处,我为什么要这么宣传它。我告诉大家,我是建业球迷我很骄傲,一支球队从它存在到成长,一定会经历一些波折,可能大家看到只是一支平凡的球队,但它这么多年来做了很多不平凡的事情。这些事情,在中国这么多年来的职业足球里边,是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够做到的。

  ◆每个人的青春都会有不同的经历,在你的经历中,建业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?

  小的时候,在1996年看建业第一场比赛之前,我只知道足球是一个运动,而我对这个运动完全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。就因为那场比赛,才真正感觉到足球的魅力,原来足球场是一个这么热闹的地方,足球在职业球员的脚下竟然是这个样子的。建业打开了我对足球的认知,让我成为了一个球迷,也让我成为了建业的球迷。

  从我看球开始,我会留下一些有年代的感的纪念品,各个种类的都有,远征的火车票、机票、球票都留着。九几年的时候,还有球迷号一说,我至今还留着当时的球迷号,此外还留着98年那个赛季建业队全队的签名,上面有罗马尼亚三剑客波尔乌、尤里安、安德烈库茨他们的签名,老队长宋琦的签名,这些都是我最宝贵的收藏品。

  ◆你也经历过建业升降级撕心裂肺的时候,那时候的你应该正是热血青年吧?

  2012年的时候,我是在部队当兵,当时在部队里边得知这个消息的。我记得那是一个夏天,一个同学给我打电话,告诉我建业有降级的风险。我当时很生气,因为我那个同学还是在我的熏陶之下成为的建业球迷,他看的第一场建业比赛就是我带他去的,我听到他跟我这么讲之后,瞬间拍桌怒喊:“你懂啥?你看球才几年,建业会这么容易降级吗?”(笑)。到了赛季末,我父亲才跟我说,建业真的降级了,我感到非常惊讶,很长时间没缓过神来。多方打听,最后才相信,当时唯一的遗憾,就是没有在现场陪着球队。

  ◆《足球》:你的工作有点特殊,会经常去看建业的比赛吗?还能记起你为建业流泪的过往吗?

  铭阳:我工作的性质,要求在工作过程中精神必须得高度集中,因为工作性质的特殊性,首先遗憾的是不能经常去主场看比赛,也不能场场都去远征,但是休息,只要时间不冲突的话我都会去现场,无论主客场,一旦得空都会去看建业的新闻,不断刷着消息。

  建业给我印象深刻的事情,实在太多了,但其实建业足球这些年带给我们更多的是激励。好比去年第一阶段球队成绩不好,排在了小组垫底的位置,我看着球员们都没有放弃,我的心情还是比较平静,我对球队抱有很大的信心,觉得一定能保级。我的心态就是,只要在自己的家乡有一支属于我们自己的球队就好了。相信很多球迷都跟我一样,我们不是爱中超,而是爱河南建业这支队。

  ◆看到你说,在武汉疫情期间,你一直在驾驶列车给武汉送物资,那时候也会想到建业精神,能讲讲当时的情况吗?

  去年1月到5月,是武汉疫情防控最严峻的时候,在郑州的疫情也不是很乐观,包括我的同事也有出现感染的情况。那时候我们接到了给武汉地区送物资的任务,是三天一个来回,中间在武汉的铁路公寓休息一天,然后再回到郑州。那时候回到郑州我们是不能回家的,是在单位安排的集中隔离公寓隔离着,无法跟外界接触。在公寓休息一天,就再来一个来回。我是1月29日从家里出来的,直到5月才回到家,有四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家人。

  疫情防控的形势特别严峻,当时心里就想疫情一定很快能过去,等到春花烂漫之时,等到能看建业比赛的时候,疫情就会过去了。也想到了很多过往,给了我很大的精神支持,也让我变得很乐观。那四个月是一段极不平凡又难忘的经历,以前不时也会抱怨生活,但现在觉得没有疫情的影响,正常平凡的生活,下班后能去公园坐坐,能在家吃饭,能在自己的卧室休息,能去看建业比赛,这已经很幸福、很满足了。

  ◆这么多年下来,你如何看待胡葆森对河南足球的付出?

  我对胡董事长十分尊重,他一直扛着河南足球这面大旗,26年未改旗易帜。这种看法不会因为球队改名而改变,即便是以后胡董事长不再搞足球了,我对他26年来的坚持,评价也不会改变。26年不是一个短时间,历史是应该得到铭记的。

  ◆你如何看待胡葆森?不少球迷因为这次变化,完全否定了他的贡献,你想对他说什么?

  我今天想对他说的,也是我一直以来想对他说的,感谢胡葆森董事长,心中唯有感谢。

  ◆建业两个字对球迷来讲,为什么这么难以割舍?

  对我们来说,河南有“河南建业”这支球队,在河南,有建业的职业足球比赛可以看,不管它在哪个级别,对我来讲已经知足了,因为一起经历过这么多年,建业足球其实际上就已经等同于河南足球了。我从来没苛求建业跟其他企业一样无限制的投入,哪怕是在金元足球的年代,我们自己有自知之明,觉得活着就很好了。因为我们爱建业这支队。

  

上一篇:鲁能官微确认中性名未获通过 对企业更名再申报

下一篇:荒唐!陈戌源称赞的天山雪豹惹争议 下属公司须改名
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646817111  | 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  
Copyright © 2021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http://hkntz.com/使用 Powered by 55TR.COM